艺考故事:怀念那段被虐的旅程

浏览:841 发布时间:2017-02-27

记得好像是2014年的冬天,容我一所一所学校的说,先上一张大合照哈哈哈哈(狂笑中):

 

艺考故事图片

 

一、艺考故事之北京电影学院

1、到北京的第一天,我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初雪。我想,这是一个极好的兆头,我即将要逢考必过,所向披靡,独自驭马踏过艺考的独木桥——一大早起来傻笑了一会儿后,我才开始「武装」自己,不管表演系女孩儿的军大衣下穿的是不是性感的比基尼,我只知道,作为一个南方的编导生,如果不穿两条秋裤,我一定会冻死在考场上。

 

第一所学校,第一场考试,我里三层外三层,粽子似的包得严严实实,甚至为了防(mai)风(meng),还戴了个毛茸茸的大口罩。就在我将要迈入北电大门的时候,一个男人拉住了我。

男人:同学,我是xx公司的星探,觉得你的外形很不错,能不能…

我:(欲走)不能…

男人:同学,你不要误会,我没有恶意,你真的很…

我:那你说我哪里好看!?

男人打量了一下浑身上下包得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我,愣了一会儿。

男人:哦,哦!你的眼睛很美!这是我的名片,我…

我:就看个眼睛还敢说什么外形很不错!我是编导生,靠才华吃饭的那种!还眼睛,我眼睛美我自己不知道要你说!?这个逼装的,我给自己100分!趁那男人愣神,我已经跑得没影儿了,隐约间听到他又再对下一个「猎物」说——同学,你的外形真的很不错…

 

2、我统共报考了北电的两个专业——戏文,和导演。我爸是极度反感我报考导演专业的,总觉得水太深,尤其我一句「以后可以潜规则小帅哥儿」,更是戳爆了他的逆鳞。初试放榜的时候,我爸硬带着我去现场看榜,说这样才心诚,会过!

由于我是一个特别懒的人,并不愿意去背大本大本的文艺常识,戏文专业初试,我就挂了,榜上并没有我的名字。正失落,就听见我爸对着另一个榜炒鸡具有节奏感地叨叨——他*的他*的他*的他*的。

我:怎么了?

爸:居然让你个鬼崽子过了导演!

我:嘿嘿嘿嘿嘿…

我爸帅气无比的脸庞上所闪过丝丝的愁绪,被一位臃肿的妇人给捕捉到了,妇人叹了一口气,往我爸身边踱了踱。

妇人:唉,你孩子也没过啊。北电是很难考的啦,其实孩子都很优秀的。没关系,还有很多学校,你下一所准备去…

我爸:我小孩过了…

妇人:啊?

我爸:这死小孩居然过了,气死我了…妇人听罢,眉头蹙成一坨,两边的法令纹就要耷拉到地上,白了我爸一眼,走了,忧伤的背影拖得老长。

我:老爸你干嘛刺激人家。

我爸:她自己来跟我搭讪的,以为谁家小孩都跟她家似的笨,长得又难看,刚就在那边,我看到了,要是帅的话,我还可以帮你争取一下。

我:…………。

 

3、导演专业二试,其实就是五六个考生和考官们面对面唠嗑儿,把考官唠开心了,你就过了。很幸运,和我同一考场的,大多是小透明,只有一个极帅的内蒙小哥和一个很娘的话痨看起来有些竞争力。

其实小透明们都是自己立Flag作死的,就不说了。有趣的是话痨小哥——他和考官谈养生,谈美容,谈素食主义,谈做菜,什么事都要插上一句。考官最后憋不住了。

考官:“你是Gay吗?”

话痨:(笑)不是,怎么了,但是我可以谈谈同性恋这个话题,同…

考官:停停停,只是觉得有点像。我和别的同学聊聊吧,你先歇一会儿。轮到我的时候,考官似乎有点小兴奋,很快就谈到了恋爱上,这个话题好啊。聊了一会儿,我说——老师,我唱首歌给您听吧,曲是我男朋友谱的,词是我填的。坐我身边多才多艺的内蒙小哥不甘示弱,Bbox给我打起节奏来了。歌唱完了,考官来了一句——你们俩挺般配的,要不让你俩过了吧。

二试放榜那天,整个考场,真的只有我和内蒙小哥过了,想想还有点小羞涩呢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 

4.其实我很怕跟内蒙小哥在一个考场,因为他实力真的特别强,可只要我俩都进了三试,就注定会被分到一起——考号太近了,我是56,他是58。三试那天,我屁颠屁颠儿跑到北电的小金字塔那儿,在塔底的积雪上写了个「逢考必过」,完了起身拍拍手上的雪,一路傻乐着,扑通就摔倒在雪地上,以大字型亲吻了北电的大地!我心下一颤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场考试,要栽!上张图,哈哈哈哈(继续狂笑中)。

艺考故事图片

三试的考题我忘了,大概是每人抽一张油画,限时编故事。然后闭上眼,听同一首纯音乐,根据音乐来描述你眼前所浮现的一切。

我跟在内蒙小哥身后,蹦蹦哒哒地进了考场,一进考场,我就傻了——徐浩峰。一瞬间,我心里的弹幕炸得噼里啪啦——老师我看过你的《道士下山》和《刀背藏身》啊,你的《刀背藏身》写得真烂啊,可是老师我还是好喜欢你啊,卧槽我看见活的了,老师我好想当你的学生啊!

事实证明,这样的紧张和兴奋是会影响发挥的。整场考试,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。

果不其然,整个考场,只有内蒙小哥过了,徐浩峰并没有开启弹幕,傻逼如我跪倒在三试,栽倒在了北电的门槛前。我爸「如愿以偿」地笑完了以后,又回过头摸摸我的脑袋。

我:(强忍眼泪)你开心了咯?

我爸:还行吧,就差最后一试了,有点可惜。

我:你不是讨厌导演专业吗…

我爸:可是你不是最喜欢干这个吗…

我爸揽着我,笑吟吟地说带我去吃好吃的。回过身,却见他的背影拖得跟那妇人的一般长。

 

二、艺考故事之中央戏剧学院

1.我是极喜欢中戏的,不管白日夜里,做梦都想上它,但是她并不喜欢我,一点儿也不。从每一场初试就可以看出来了。中戏的首轮考试就是面试,三个专业,无一例外,丝毫不给你展示笔力的机会,我想着是报考的人太多了,属猫的考官们懒得筛,用面试最好,看得顺眼就留,看不顺眼就滚,简单又粗暴。编导专业面试时,我的考官正在吃包子,这让我有点不爽。问题都是常规的,没有任何新意。

轮到我的时候,考官问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——你最喜欢陈凯歌的哪部作品?

我脑子一热,给了一个最作死的答案——《霸王别姬》!

于是,接下来的这个问题,直接把我筛了出去——小豆子挨打的那段你记得吗?他总共挨了多少下?当时我的心中有一万只马景涛呼啸而过,简直要踏穿心底。知道中戏的考官任性,可不能任性成这样啊!

考官冷笑了一声——呵,这都不知道。怎么能说得上喜欢。于是转而问了下一个同学——你知道《霸王别姬》吧,段小楼的扮演者你知道是谁吗?这是一个水平线上的问题吗!(( (//̀Д/́/) ))

最后,整个考场,只有那个回答「张丰毅」的同学过了,剩下的全被各种刁钻问题蹂躏得体无完肤。

 

2.导演专业初试,考的集体小品。我很不喜欢这样的考试形式,总会有一些人为了吸引老师的注意力,做出各种各样奇怪的举动。好死不死,我们抽到的关键词又有些难办。具体倒是忘了,大概是两对夫妻回家探望年老的父母,意图争夺财产,手足之间相互「厮杀」最后HE的一个温情伦理故事。我,被设定成那位「年迈但精明」的老太婆,起到统领整个故事的作用,哦,这个大纲我喜欢。

可正式表演的时候,我才知道,什么叫做「心机Bitch」。

门铃响,原定应该去开门的我,被「老伴」一把按下。

老伴:你又糊涂了…

我:……??

老伴:你又不记得自己已经瘫痪了,开门这种事,我来吧…

我隐隐有些不安,我怎么就瘫痪了呢?这不好,行动受限,戏份就少。可让人崩溃的还在后面(( (//̀Д/́/) ))

大女儿:妈!

我:(正要开口)

大女儿:爸说您痴呆了!不能说话了!妈!!!您怎么了!!!

我:……??

我怎么又哑了呢。这还演啥,不如演尸体吧?几个人热热闹闹地演完了整个粗糙的小品,留下「瘫痪」又「哑巴」的我在一旁凌乱,我觉得,这个世界,与我无关。

出了考场,我才知道,他们是一个机构出来的学生。很自然的,我,挂了,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。考中戏的时候真的没有发生太多趣事,毕竟「中戏跪霸」,连初试都过不了,还没来得及发生趣事!

艺考故事图片

好了,不要笑,烦人......(其实我觉得我跟中戏气场不和,真的,真的啦!不是借口!)

 

 

三、艺考故事之南京艺术学院

1.南艺是真的美,美不胜收,美若天仙,美美美......,可我并不喜欢,艺考生们应该都知道一些,南艺的水比较深(非黑,不撕逼)。南艺呢,我也报考了两个专业,戏文,导演。很邪门的是,我的本命专业戏文,又挂在了初试,倒是导演又过了,给我爸气得窝_(¦3」∠)......

导演专业初试,临进考场前,我有些紧张,买了一杯咖啡,坐在一边。一位胖胖的大叔走来。

大叔:刚买的咖啡啊?

我:嗯…

大叔:还热呢…说着,大叔就拿走了我的咖啡,自己喝了起来,边走进了考场。

卧槽???

考试内容依旧是集体小品,有了上次在中戏的教训,我乖了不少。表演时顺着剧情,我哭得山崩地裂,眼泪哗哗地往外涌,根本停不下来。考试结束后,大叔又遇见我,一脸好笑——我不就拿了你半杯咖啡么,至于哭成那样么?......

 

2、导演专业复试,考的是写故事,哦这个我在行,我可棒了呢。进了考场,一个挨一个,坐得可紧。我写着写着,收到了一张小纸条,问我微信号呢。我一怔——什么情况???再一回神,发现好几对已经约完了。我内心的马景涛又一次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迁徙。

出了考场——男生:哎你微信号给一个呀。

我:我有男朋友的。

男生:(笑)就玩玩儿,你男朋友不会知道的。

我:……???

 

 

艺考故事之浙江传媒学院

1.个人对这所学校无感,莫名其妙就挂了。

说个从基友那儿听来的段子吧——考官:(埋头写东西)你叫什么名字?

考生:xx婷。(中间字是一种花,我不记得了)

考官:(继续埋头)有什么寓意吗?

考生:我爸爸妈妈希望我能够和xx花一样美丽,长得亭亭玉立。

考官:(抬起头,看了看考生)哦,那这名字起的还真不太合适。

求该考生的心理阴影面积。

 

 

艺考故事之上海戏剧学院

1.咳咳,我原是不想考上戏的,就是正好有时间,才在北京考点报考了一个戏文专业,这么说会不会被打_(¦3」∠)

戏文初试那天,正好是表演系复试。

我爸:啧啧啧…

我:??

我爸:看看人家…

我:??

我爸:我原来以为我女儿长得不错了,现在看到这些表演系的女孩子…

我:(臭脸)我怎么了…

我爸:你简直算个屁啊!带你考试这么久,累死老子了,唯一的收获就是可以看看美女…

我:………………

 

2、考上戏戏文的时候相当顺利,前两场笔试轻松愉快地过了,不知道为什么。第三场面试的时候,同场次的同学都带着各种乐器——笛子,古筝,二胡,葫芦丝…准备才艺展示,我心下琢磨着,考试内容里没说要才艺展示呀,我就是看中这点才报考的。我站在门外候考,听前一位同学葫芦丝吹得可溜,老师笑得开心极了,我突然就忐忑起来。

考官:你为什么来北京考点考上戏?是不是报了其他学校?

我:没,没有!就报了上戏!

考官:(将信将疑)那干嘛不去上海考!

我:我来北京看雪!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最近看的一本书,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?

我:呃,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。

考官:第二章第二个段落里的第一句话,你记得吗?

我:(我真的头脑发热背完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)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为什么选择上戏?

我:(声情并茂背完了稿子,淌下两行热泪)

考官:你哭什么,有这么向往上戏吗?

我:情到深处…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有什么才艺吗?

我:没有。

考官:不行,你要有!

我:那我唱首歌吧,我男朋友谱的曲,我填的词…(动情地唱起来)

考官:……你别唱了!

我:???

考官:词是好的,但你唱得太难听了。

我:………

考官:你觉得戏剧是什么?

我:blablablabla……

考官:嗯…你知道我们系有个理论班吗?

我:不知道。

考官:………

我:???

考官:我看中你了,你要说知道。

我:………知道。

考官:你应该知道你家有地方戏吧,可以举例一部说一说吗?

我头脑一下子短路了,这个问题我是准备过的,是什么来着,好像跟猴子有关系,什么啊,吃的…猴子…偷东西…我:猴子偷桃!

考官:………!?

我:………!?

我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。

考官:你能说说大概情节么?

天啊哪里有这个剧啊,谁来救救我,可是考官问了啊,我不能死在这个问题上!

我:情节是这样的……我就这样围绕着「猴子偷桃」讲了一个很严肃的故事啊哎呀妈呀_(¦3」∠)

考官:哦……那我可能没有看过。

我:是的!

考官:………

考官:你认识我吗?

我:(笑)不认识。

考官:………

我:………气氛有些尴尬。

考官:如果我不让你过,你会怎么样?

我:…………(o_o)!!

考官:我开玩笑,眼睛不要瞪那么大。

我:………

暂时就像到这么多,想念那段挨虐的日子。

 

 

文章来源:知乎几涓

推荐阅读:艺考落榜并非失败,失了学校别丢了梦想

上一篇:酒杯碰碎的是梦这么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?       返回列表       返回主页